正在阅读:赵国泰回乡赈饥记
分享文章
分享到: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精彩崇阳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赵国泰回乡赈饥记

转载 崇阳圈2020/09/07 15:42:45 发布 来源:网络 作者:十年鲁班 21125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

赵国泰将军简介

赵国泰,男,1915年9月12日生于崇阳县青山镇磨刀村岭背。幼家贫,八岁为佣工。1930年5月参加红军,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经历一至五次反“围剿”战斗,曾参加过长征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。历任司号员、班长、司号长、红军大学教员;晋察冀二分区十二大队政治处副主任,营长兼教导员,一支队队长兼政委,直属游击团政委;辽宁一分区副司令员兼鞍山保安司令,安东保安旅长兼安东保安司令,一分区副司令员兼通化卫戍司令,安东三分区司令员,辽东独立大队司令员兼政委,东北军区163师师长;志愿军50军150师师长,50军副军长兼参谋长;旅大警备区副司令员。

他戎马一生,身经百战,屡建奇功。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是崇阳籍唯一的一位开国将军。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和朝鲜二级国旗勋章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153922.jpg

赵国泰回乡赈饥记

作者:十年鲁班

三年劫难岂能忘,野菜树皮充主粮。

遍地饥荒多饿鬼,何人斗胆赈崇阳?

甘拿脑袋易军米,不惜乌纱护梓桑。

多少生灵免一死,名垂万古德流芳。

1960年春天,空前绝后的大跃进运动进入第三个年头,广袤中华大地,共产风登峰造极,浮夸风大行其道。被“三面红旗”折腾得头昏脑胀、精疲力尽的中国农民,自1958年10月底开始,遭遇粮食严重缺,人民公社集体食堂朝不保夕,无米下锅,惨切人寰的大饥荒大死亡厄运接踵而来。

阳春三月,赵国泰少将读罢家书,忧心如焚,风尘仆仆,从北国辽宁丹东南下,刚踏上崇阳故土,早有县委书记、县长一干政要在车站列队恭候,迎至招待所歇息。中午,满桌大鱼大肉、上等好酒,特意为这位50军副军长接风洗尘,赵将军却索然无味。

主人殷情地送菜敬酒,将军也只是礼节性地应答、动动筷子。

书记、县长向他报告,家乡这几年虽然有自然灾害,但崇阳土地肥沃,产的粮食确实自给有余,人民公社广大社员吃得饱,不像其他县挨饿受冻。

将军听了沉默不语。

饭后,县府官员们前呼后拥,陪同视察县城,将军步履轻快,走在前头。小小县城,街窄人稀,十字街一家商店,货架上糕点、糖果、烟酒、日用杂货一应俱全。将军亲眼看见几个年轻顾客,从店里大包小包买走副食。

走到东门后街,在接连几户居民家里,揭开米缸,都存着白米,年老的居民嘴里还一个劲夸粮食吃不完,但表情却不是那么自然,将军听了只是笑笑。

回到招待所,当晚眉头紧锁。榻上思绪万千,彻夜难眠。

翌日,将军辞掉县里的公安人员,带上贴身警卫、卫生员,三人成行,直奔祖居青山大眼泉三屋赵家。

归心似箭,回想1949年10月,崇阳刚解放,将军从辽宁丹东回乡探母,小住数日,即扶母返辽治病,1951年上半年又送母回家,三年后母亲仙逝,子欲养而亲不在,至今也不知安息何处,心里不由一阵阵酸楚。

二十几里路程上,将军好生纳闷,偌大华陂畈,屋上不见炊烟,耳边不闻鸡鸣犬吠,路人面有菜色。春暖花开季节,家乡为何一派沉寂景象?

中午进了家门, 随即有人摆上丰盛酒席,将军哪忍一家独享?吩咐叫来屋里长者、孩童一大伙,坐的坐,站的站,欢天喜地,倾刻之间桌上一扫光。

吃完饭,堂叔含着泪花,诉说家乡饥荒一天比一天严重,男女老幼挨饿,每个大队不断死人。这几年,年轻力壮的去炼钢铁、修水库,老弱病残看门种庄稼。冬天过完了,田里还有谷,地里还有薯,烂了无人收。今春青黄不接,县里、公社若再不拨粮度荒,饿死的人将会更多,民以食为天啊!

弟媳妇也告诉他,今天这酒、这菜,都是县里送来的。

一连几天,赵将军请社员引路,沿户寻访,见到的乡亲不是骨瘦如柴就是浮肿发黄。走进公社医院里,医生告诉他:“接连三年了,人们吃不饱,严重缺乏基本营养,男人浮肿、女人子宫下垂,得此病者比比皆是。病人来了,药不管用,只要吃点黄豆,白粥,就见好转。”

病床上,一个中年男人腹胀如鼓,呻吟不止,原来是吃了冷树皮粑,几天拉不出屎,医生正在教亲属把手指伸进肛门,一点一点往外掏。

食堂里,大锅里的野菜粥照见人影,司务长告诉赵将军,这粥水也不能敞开尽肚子吃,首先要保证劳动力出工……。

赵将军如梦方醒,心情万分悲痛,看来家信所写都是实情。

农村自从1958年建立了人民公社,私有制被彻底废除了,土地归集体,社员集体劳动,国家对粮食实行票证制,统购统销,农村产的所有粮食,首先要向国家交公粮,再卖余粮,这余粮并非有余才卖,而是硬性派购,以保证供应城镇居民,最后剩余的粮食完全由公社、大队掌握,社员家里是看不到粮食的。男女老幼集中居住在大屋堂,实行“军事化”,一日三餐进食堂, 1958年上半年敞开吃,到下半年就出了大问题,存粮越来越少,年底,大铁锅里糠粉干薯叶煮粥,人老实的抢不到手,饿着肚子照样还要出工干活,更有甚者,一些作风恶劣的公社、大队干部,动不动就对“不听话“的社员实行停伙,剥夺社员“吃”的权利。1959年上半年,饥饿大面积发生,为生存,人们饥不择食,最后,连家猫也吃光了。人人都做“贼”,偷集体地里淋了大粪的红薯种,偷未成熟的蚕豆,偷刚饱米未低头的麦穗……,集体出工劳动,看见鳝、蛙、螺就抓,就连没掉尾巴的蝌蚪,也捞回家,没油没盐只要熟了,照样下肚。政府也号召社员找“代食品”自救,田边地角野菜采光了,冷树成了珍贵树种,剥下皮,晒干碾粉做成粑充饥,只求肚子不饿。

江西修水那边,饥情要好些,于是人们纷纷往那里逃,有的妇女无奈,抛夫弃子,自嫁江西郎。江西人拿着薯丝杂粮,来崇阳这边“兑换”幼童、媳妇。做父母的也企盼儿女能碰上这样的“福星”,祈求逃一个算一个。

村子里,年老体衰者、意志软弱者投水上吊,屡见不鲜,早死早逃生啊,黄泉路口,毫无恐惧!村子里,难闻有人生崽,只见不断死人。人死了,漠然处之,上午死,下午埋,下午死,晚上埋。死者抱憾,手指喉咙,难作饱鬼;生者叹息,度日如年,饿以待毙。

第四天,赵将军一身便衣进了县城,几步跨进前几天视察过的那家商店,掏钱要买十斤糕点、水果糖,营业员半天不动,争论起来,才知道那是县里欢迎赵军长的“展览品”,只摆不卖。

将军愤怒了,找到书记、县长,声色俱厉,质问本县饥荒十万火急,你们为何掩盖饥情,如此坐视社员活活挨饿,良心何在?天理不容!书记县长连连认错,口口声声保证再不作假。

数天之后,将军的身影在江城武汉出现。

他来到武汉军区后勤部,噙着泪水向老战友求援:“故乡父老绝粮在即,命横一线,亟待赈救,万望老战友帮我国泰一把.。”

老战友愕然,随后长叹一声:“饥民数以万计,我哪有这多粮食借给你啊?”

赵将军哑然,瞪眼相望,突然站起来上前逼问:“你堂堂大军区后勤部,手中无粮,难道无法?”老战友后退几步,沉默再三,喃喃细语:“粮–倒–是–有,援越军米专列南下,经常停蒲圻赵李桥站,谁敢动?那是要杀脑袋的!”

赵国泰上前一把拉住老战友,泪水夺眶而出,喉咙哽咽,身作下跪状:“我一县男女老幼,难道生命都不如越南人?”

老战友慌忙拉起国泰,斩钉截铁道:“你身为军长,难道不懂军法如山?”

赵将军无语以答,两双大手握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

次日上午,将军直抵蒲圻赵李桥火车站,这里离崇阳县城45公里。

站在站长面前,将军脸色威严,命令交代援越军米专列到站时间,他要卸米赈济崇阳饥民。站长哪敢答应,赵将军倏地拔出手枪指着站长,声明一切责任与你站长无干,概由我一人承担。若不说,立即开枪,你、我都不活了。

面对枪口,站长终于顺从了。

军米专列当天被拦在赵李桥,从崇阳赶来的上千农民,卸下8节车皮上百万斤援越军粮,个个喜出望外,肩挑背扛,几天功夫,就把这些大米、黄豆、小麦运回了崇阳。近水楼台先得月,赵李桥一带的人,也趁机搬粮回家度荒。

春荒时节有了这批粮食,崇阳农村一片欢腾,全县食堂都分到了军粮,饥饿的人们绝处逢生,接连吃了几天白米饭,从死亡线上返回来了。县政府严格规定:余下粮食只分给农村食堂,重点保证小孩、危重病人。吃商品粮的干部、职工、城镇居民一概不能享受,负责分粮的干部更不准侵占。

春荒终于度过来了,赵国泰胆大包天,冒死赈饥,至今,崇阳人仍念念不忘,感激涕零。

此事后未见追究,一说武汉军区知情未报;一说中央获报,但考虑到举国饥荒,赵以非常手段赈救故乡饥民,实属情理之中,何况,全国此类事件也不是个案。



已有0人点赞

A.jpg
B.jpg
C.jpg
D.jpg
E.jpg

√有需求 ❤ TEL:15342653853 ❤ WX:15342653853 ❤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